公告:pc站與wap用戶數據已同步!
手機站:m.fhxs4.com
小說排行榜: 總收藏榜 | 完本排行榜 | 最新入庫 | 最新更新 | 今日人氣小說 | 本月排行 | 完本小說 | 穿越小說完結版 | 都市小說排行榜 | 玄幻小說排行榜 | 歷史小說推薦
翻頁 夜間
烽火小說網,烽火中文網 > 都市小說 > 龍王傳說 > 正文 唐家三少

第一千九百八十一章 永凍冰封(大結局附后記)

上一章章節目錄 → 沒有了

(32+)
“可是,我真的能那么做么?我不能。魂獸已經瀕臨滅絕,如果再沒有了我,那么,他們就真的將不復存在了。天青牛蟒、泰坦巨猿這兩位你父親的摯友,甚至曾經破格成神的魂獸為什么都會站在我這邊,也正是因為他們看到了和我同樣的擔憂。魂獸再不拯救,就將永遠消亡。我不能眼睜睜的看著我的族人們就這樣泯滅啊!”

“我也曾經試圖過逃避,那次失憶,其實是我故意震動了自己的大腦,讓自己失去記憶。那時候我就想,你一定會一直守護在我身邊的,而已經失去記憶的我,就無法再為族群做什么了,說不定就能和你一直在一起。可是,你卻為我找來了奇茸通天菊,為我治好了刻意不去自我療傷的腦傷。”

古月娜的笑容有些苦澀,“盡管如此,我都在努力的裝著自己依舊失憶的狀態,甚至是希望以此來蒙騙自己。可是,面對深淵圣君出手,你已經有了生死存亡的危機,我又怎能坐視?唯有出手,與你施展龍神變,將你救下。”

“再之后,我又曾經想過無數種辦法,一直都在掙扎與痛苦中徘徊。可是,我卻依舊沒有任何辦法,依舊無法做到。最終,我絕望了。”

說到這里,她痛苦的閉上了雙眸。

“絕望的我,沉寂了很久。我又試圖忘掉你,在比武招親大會的時候,甚至真的想過要嫁給千古丈亭,嫁給一個我不喜歡的男人,從而讓我能夠真正的忘掉你,或者是傷害你,讓你遠離我。可是,你來了。而我自己,又何嘗能夠忘得了你呢?除了你之外,就算是一根手指,我也不愿意讓別人碰觸,又怎么可能真的嫁給他人?唯有你的戒指,才能戴在我手上。”

“比武招親大會之后,我終于死心了。我知道,我終究還是無法戰勝命運。既然如此,我只能按照命運走下去。從那時候開始,就有了眼前的計劃。”

說到這里,她的雙眸之中又重新有了神彩。

“我沒有你父親那樣的睿智,能夠計劃萬年,力挽狂瀾。但是,我也想出了一個,盡量不傷害你,甚至是不再與人類加深仇恨,又能讓我的族人們有繁衍生息機會的計劃。”

“過去的都已經過去了,無論我們再怎么報復人類,就算是殺光現在所有的人類,我們也無法再將死去的族人們復活。而當初,我在化身為人類的時候,就是為了融入你們、了解你們,從而顛覆你們。”

“如果沒有我,傳靈塔又怎能那么容易研究出萬年魂靈。而在萬年魂靈之中,卻早已加入了我的精神種子,也正因如此,我才用了很長時間才能恢復實力。之后我又憑借著龍神核心發現了萬獸臺這個小世界的存在。泰坦巨猿與天青牛蟒是用另一種方式來拯救魂獸。他們收集魂獸種子,在那一方小世界之中繁衍生息。可是,萬獸臺終究太小,以他們的力量也是無法真正維持。為此,我與他們商量,以龍神核心為萬獸臺核心,但需要他們支持我來報復人類。這才有了之后的萬獸臺。”

“憑借著萬年魂靈加上萬獸臺的作用,我們掌控了絕大多數的高階魂師,從你們人類的角度來看,從那時候,我們的陰謀就已經全面展開了。就是為了今時今日的反擊。”

“只是我們也沒想到的是,圣靈教竟然會與深淵位面你合作,而那深淵圣君為了能夠吞噬斗羅大陸位面居然會不惜一切的過來融合。但那段時間,我心中卻并無壓抑。因為我們又能并肩作戰了。加入最終的結局是我們輸了,至少我可以名正言順的與你同生共死,被深淵位面吞噬斗羅大陸位面,無論是對于人類來說,還是對于我們魂獸來說,都是毀滅性的。那也是第一次,我們同仇敵愾的在一起戰斗。你們并沒有發現的是,我們所有能夠化身人形的魂獸,都投入到了那場戰斗之中,在戰場上發揮著作用。”

“當深淵圣君降臨,我卻是曾感受到我們無法抵抗。畢竟他依托于一個位面的力量,那時候唯有一種可能,就是我將你吞噬,我們化身龍神,超脫于斗羅大陸位面,方有可能將它擊潰。但是,我不愿意那么做,那并不是我想要的。我寧可和你一起戰死。也不愿意傷害你、背叛你。”

“今天,當著你們所有人類強者,也當著我的部署們,我可以說一句,自從我重生以來,還從未殺過一個不該殺的人類。所以,舞麟,你的妻子是純凈的,從未有過半分污染。”

說到這里,她巧笑嫣然,可是,在她的雙眸之中,卻已經滿是晶瑩。

“海神的出現,讓我原本認為的結局發生了改變。原本以為根本用不到的計劃再次有了機會。海神離去,位面之主沉睡,永恒之樹進化。這所有的一切都給我原本的計劃制造了機會,我根本無法拒絕部屬們的催促,而我原本的計劃,也到了必須要執行的時候。”

“當你來求婚的時候,你可知道,我心如刀割。我明明是那么希望能夠接受你的戒指,甚至我好想在你還沒有向我求婚之前就對你大喊‘我愿意’。可是,我不能,我看著你為我所做的一切,卻只能在心中垂淚。盡管如此,我卻依舊忍不住接受了你的戒指,因為唯有如此,才能讓我真正的認為我是你的妻子。”

“我發動這場戰爭,并不是真的要毀滅人類。因為那并不能帶給我們利益,就像你們毀滅我們會導致生態失衡一樣,我們毀滅你們,結果又會有什么不同呢?更何況,我并不認為我們真的能夠毀滅你們。沉睡的位面之主依舊有醒來的可能,而我就算能夠戰勝他,也必定是以破壞整個位面為基礎的,所以,魚死網破絕不可取。”

“但是,這場災難卻依舊要讓你們感受到,依舊要發動。因為我要讓你們知道,做錯事是要承擔后果的。也要讓你們知道,我們魂獸是有能力反抗的。”

說到這里,她的聲音漸漸高亢起來,一雙美眸之中威儀畢露,“哪怕是我死了,我留下的精神種子也依舊存在。龍神核心我會留在萬獸臺之中,作為萬獸臺核心,也同樣可以再次控制這些精神種子。而我通過龍神核心種植下的這些種子,哪怕是你們人類的魂師有了后代也一直會傳承下去,除非你們殺光所有被控制的魂師,否則,這些種子就會一直都在。只要你們試圖毀滅我們魂獸,試圖傷害我們。那么,通過龍神核心,就可以再次控制你們,再次讓能夠覆滅你們的戰爭降臨。而這份控制,至少需要萬年的時間方能消失。”

說完這些,她的眸光重新落在唐舞麟的面龐之上,又重新變得溫柔起來,“這就是我的計劃,我所做的這一切,都是為了讓我們魂獸與你們人類能夠和平共處。但是,我這么做,也意味著,我并沒有真正的完成身為魂獸之王要做的一切,終究站在了你們的對立面。而作為人類英雄、人類之王的你,又怎么可能娶這樣一個我呢?就算你們最終妥協,我們也將走遠。而身為能夠控制大勢的我,必將成為你們最為忌憚的存在。或許,你可以拋卻一切來到我身邊,可是,在你心中會有那么多的牽絆,你永遠都不會開心。而事實上,你也不可能在我擁有這樣身份的情況下和我在一起了,我們只能是敵對。”

“我們魂獸擁有過強實力,同樣不是我希望看到的,不均衡就意味著野心的出現。所以,我也在龍神核心上留下了限制,非是到魂獸一脈生死存亡的時刻,這份精神控制就不會出現。”

“這就是我的計劃,唯有我死,才能解除魂獸一脈的野心,也唯有這場戰爭出現,才能讓你們人類警醒。舞麟,我只是希望,在我死之后,你能約束人類,留給我們魂獸一脈生存空間。完成我們的約定與承諾,至少留一個星斗大森林給我們。有大明和二明在,我相信他們也會約束魂獸,不會再去傷害人類。而你們人類已經研究出了萬年魂靈,再不需要獵殺魂獸,就讓我們兩大種族,和平共處吧。好嗎?”

光暈收斂,先前定住唐舞麟的龍神核心已經飛騰而起,投入到空中的萬獸臺之中而去。唐舞麟又重新恢復了行動的能力。

“為什么?你為什么要這樣?你為什么不早點將這一切告訴我。一定有別的辦法的,一定會有別的辦法的啊!”唐舞麟松開黃金龍槍,一閃身就到了古月娜身邊,將她摟在自己懷中。

而此時的古月娜,身上生機已經越來越少,俏臉漸漸露出了蒼白之色,但她的雙手依舊緊緊的抓住黃金龍槍,不讓唐舞麟將它拔出去,任由黃金龍槍吞噬著自己的生命力。

身為銀龍王,她自身的生命能量實在是太強了,哪怕是黃金龍槍,也在一時半刻之間無法要了她的性命。

古月娜目光溫柔的看著他,“這是最好的結果,最好的解脫。我好累,讓我走吧。你好好的活著,你還要等著你的爸爸、媽媽回來找你。好嗎?”

“不好、不好……”唐舞麟早已是淚流滿面,他緊緊的抓住古月娜的手,想要將她的手拉開,可古月娜最后的力量又豈是那么容易對抗的,無論他如何用力,也無法將她的手拿開。

“古月,你知道的,我不能失去你。你怎么能如此殘忍?你怎么忍心留下我一個人。”

古月娜輕輕的搖了搖頭,“我們之間,代表著人類與魂獸。唯有一人能夠活下來。我早就看出,你已經下定決心,要做離開的那一個。可我又怎么舍得?你終究還是沒我聰明,你終究只是我的傻瓜。”

生命即將走向盡頭,可此時的她,卻笑得很甜,似乎沒有半點的痛苦和遺憾。

“說你愛我。”她柔柔的說著。

“我愛你。”唐舞麟近乎是用盡全力在怒吼著。

“老公,我也愛你。”古月娜終于松開了握住黃金龍槍的雙手,因為在這一刻,她整個人的神彩已經變得暗淡,再不可逆。

她那已經變得沒有半分血色的纖細手掌,輕輕的撫在他的面龐上,她那身材暗淡的銀色雙眸,滿是不舍與眷戀。

突然間,她的眼睛猛然瞪大。

“噗”

黃金龍槍的另一端,刺穿了他的胸膛,幾乎是在剎那間,他已經將她的身體緊緊的摟入自己懷中,再無分彼此,再不能因為那槍桿的阻隔而無法如此緊密的接觸。

“不要啊……”她的聲音已經極其微弱,可是,在這個時候,她已經根本不可能阻止他所作的一切。

唐舞麟臉上的痛苦消失了,他微笑的看著她,“原來心臟被刺穿是這樣的感覺,只有一些冰涼,并不怎么疼。你怎么能舍我而去呢?你是我的妻子,我說過的,你在哪里,我就在哪里,你要離開,我怎么能獨自留下。”

她的雙手撐在他的胸膛上,試圖將他從黃金龍槍上推開,可此時的她,卻哪里還有力氣?

唐舞麟緊緊的摟著她,她根本沒辦法掙脫。

“舞麟,你還有爸爸、媽媽,你答應過他們的,你要等他們回來啊!”

唐舞麟輕輕的搖著頭,“爸爸、媽媽身邊還有姐姐。可是,你只有我。”

“舞麟……”古月娜的淚水終于噴薄而出,她再也顧不得一切,用盡自己最后的力量,緊緊的摟住他。而她的氣息,也在這一刻開始傾瀉而出。

唐舞麟雙腳發力,兩人就在這黃金龍槍的刺穿之下騰空而起,飛升到半空之中。他一只手摟著古月娜,另一只手向空中揮動。

頓時,先前凝固的時空破碎,所有人都變得能夠移動了。

“舞麟”無數悲呼聲在下方響起。所有人都抬頭看著天空中這對如此相愛,卻最終走向悲劇的情侶。

唐舞麟的目光十分平靜,“其實,今日的一切,早在這最后一戰到來之前或許就已經結束。原本,我是想用自己的生命為代價,喚醒她,讓她留給人類一線生機。而我也終究能不受這份痛苦。卻沒想到她會如此計劃。她剛才所說你們也都聽到了。人類、魂獸,唯有和平共處,才能讓我們斗羅大陸的世界延續下去。我希望,用我們的離開,能夠喚醒你們,讓你們拋卻心中的執念。”

“自從大陸有生靈以來,人類與魂獸,都已經因為彼此有了太多的生命喪失。希望以我們的死,為這一切畫上句號。這是我留下的最后請求。墨藍姐、史萊克學院與唐門的諸位。肯定你們,為此而推動。大明、二明,兩位叔叔。如果我父母回來了,請替舞麟說一聲,恕我不孝了。我沒能等到他們回來,我、真的好想他們。替我向他們說一聲,‘爸爸、媽媽、姐姐,對不起了。’”

“舞麟!”

大明和二明都已經紅了眼睛,就想要飛起來。可是,天空之中卻仿佛有著一股無形的力量禁錮著一切,任何人都無法飛起。

唐舞麟向他們搖了搖頭,“沒有人能阻止我們在一起了。再也沒有了。所有的責任、負擔,從這一刻開始,都再與我們無關。我們只屬于彼此。我的一切,都只屬于我的妻子古月娜。”

一邊說著,唐舞麟抬手在胸前一探,一枚晶瑩剔透的珠子已經落入他掌中,同時,他眼中神光一閃。先前落在地面上的那柄白銀龍槍突然化為光芒,飛射到光暗斗羅龍夜月面前。

“魂獸一脈有龍神核心掌控精神種子,這柄白銀龍槍就留給史萊克坐鎮。唐舞麟、古月娜,拜別了。”

一邊說著,他手指用力,那枚冰神珠瞬間破碎,化為大片的冰霧擴散開來。將他和古月娜的身體吞噬其中。一層冰霜明顯開始在他們身上凝聚,古月娜原本已經開始枯萎的嬌軀頓時凝滯。

唐舞麟仰天長嘯,“金龍月語唐舞麟,銀龍舞麟古月娜!別了,斗羅!”

下一瞬,他們已經化為一團冰霧暴射而出,瞬間消失在半空之中。向北方飛射而去。

在場所有人都呆呆的看著天空中這一幕,無論是魂獸還是人類,心頭仿佛都有一座大山壓抑著一般。

銀龍公主古月娜,卒!

龍皇斗羅唐舞麟,殉情自殺!

妖靈家族

……

極北之地!

一道晶瑩剔透的光芒從天而降。那是一塊巨大的冰塊,在其中,金銀雙色交相輝映。

最終在極北核心圈處落下,伴隨著一聲轟鳴,鉆地而去。帶著那在人類與魂獸歷史上留下了不可磨滅光輝的二位,深入地下,永凍冰封!

……

所有被精神種子控制著的人類強者們在唐舞麟和古月娜離去后一個個宛如大夢初醒一般恢復了記憶。他們雖然被控制,但卻清楚的記得所有發生的事情。

魂獸暫時撤回萬獸臺之中休養生息,雙方分散。

斗羅聯邦議長墨藍強忍悲痛,與人類眾位頂級強者,包括史萊克學院、唐門、戰神殿、傳靈塔召開大陸聯合會議,共同討論人類與魂獸之間的問題。

一月后。

斗羅聯邦聯合星羅帝國、斗靈帝國宣布魂獸生存合法化。將共同推動法案,給予魂獸生存空間。

斗羅大陸,劃出上古時代星斗大森林原屬范圍給予魂獸,以大兇之地為核心,重建星斗大森林。

人類與魂獸簽訂互不侵犯協議。同時給予魂獸身份認證。凡是有身份認證的魂獸,等同于人類,與人類一樣,有合法生存權力。

魂獸如離開星斗大森林,需經過相關部門批準、審核。

魂獸犯法與人類同罪。未經開化、沒有智慧的魂獸禁止離開星斗大森林。一旦離開,人類有獵殺權。

重建的星斗大森林外,以金銀雙龍為標記,建立魂獸與人類活動隔離區。同時立龍皇斗羅唐舞麟、銀龍公主古月娜銅像,以感念這二位為了人類與魂獸和平共處而付出生命的一代天驕。

……

十年后,永恒天空城初步建成,史萊克學院重現巔峰景象,大陸第一學院實至名歸。永恒天空城也成為了所有魂師的圣地,取代了曾經海神閣的存在。

史萊克學院在永恒天空城建立名人堂,名人堂內,唯有三人雕像入駐。分別是初代史萊克七怪、并且建立了唐門,幾乎以一己之力逆轉乾坤,破壞武魂殿陰謀的一代海神,唐三!

建設傳靈塔,對抗如日中天的日月帝國,憑借自身強大的實力力阻日月帝國一統大陸,給上古斗羅大陸傳承留下一份根基的靈冰斗羅霍雨浩。

以及最后一位,在史萊克學院遭逢大難,史萊克城被炸毀之后,歷經磨難配合海神唐三留下的萬年大計擊潰深淵位面,讓斗羅大陸重新煥發光彩,并以身相殉,解決魂獸威脅。讓人類與魂獸和平共處初現端倪的龍皇斗羅、金龍月語唐舞麟。

他們,都是史萊克學院歷史上不同時代最重要的人物。

而在永恒天空城的正中,還有一尊雕像,被尊為永恒天空城第一代城主。正是憑借黃金龍槍吞噬深淵位面生命能量,幫助生命古樹進化成為永恒古樹的龍皇斗羅唐舞麟。

……

斗羅大陸眾位極限斗羅伴隨著位面潛移默化的進化,整個斗羅星的能量層次提升。

海神斗羅陳新杰、光暗斗羅龍夜月、無情斗羅曹德智、多情斗羅臧鑫,先后突破百級,被尊為真神級強者。

魂師的歷史至此出現飛躍,百級再不是魂師最高限制。至于能夠達到怎樣的層次,眾位突破的極限斗羅也不清楚。他們也同樣在探尋。

突破百級的眾位,因為沒有神詆之位,終極不得長生,但壽數也隨之提升到三百歲。

斗羅大陸依舊在進化,何為魂師盡頭,至少在進化完成之前,沒有人能夠得知。

……

極北之地,萬米深淵。

巨大的冰層之下,兩具身體緊緊相擁。

奇異的九彩光芒,在一人腹部位置若隱若現,映照著他們的身形,也映照著那貫串他們身體的金色長槍!

〔全書完〕

《斗羅大陸四終極斗羅》簡介:一萬年后,冰化了。

請閱后記!。

后記。

五百多萬字的一本寫完了,真的有很多、很多話想要對大家說。相信你們每個人看到這樣的結尾心中都有酸楚。而事實上,心中最舍不得、最酸楚的就要算我了吧。所以,諸位如果有閑,不妨把這篇后記看完。

事實上,在過去兩年多的時間里,一直有很多事情想要告訴你們,卻又怕影響了你們的閱讀體驗,所以一直積累到現在,就容小唐抒發一番,也算為龍王做一份了結,給未來尋一份希望。

我是一九八一年生人,我經常為了自謙而自稱小唐,可是,小唐真的不小了,今年的我,已經是三十七周歲。只是,我從未想到過,我的中年危機會來的如此之早。

如果大家有在網上看書,就會發現,我們的日更新量,從每天六千字,減少到了每天五千字。甚至連原本每周一的三更也沒有了。有很多書友們怨我、罵我、嘲諷我,我其實都知道。

我沒有解釋,因為無論什么樣的理由,對你們來說其實都是客觀原因。確實減少了更新,所有的責問,我接受,我默默的承受。

從二零零四年寫書到現在,整整十四年了,十四年來,我每天更新,從未斷更。我曾經想到過,在未來這些不斷更的歲月之中,我有可能會遇到各種艱難,我也認為自己足夠堅強,能夠面對一切,就是能人所不能,我就是不斷更。在文學圈內混,我小唐就是憑借著靠譜二字!

可是,我卻沒想到,我這輩子竟然還能遇到這么難的事情。

我沒記錯的話,龍王是從二零一六年的年初開始的。那個時候,其實是我剛剛復活過來的時候。因為,在二零一五年,我身邊發生了兩件對我來說影響巨大的事情。十月,我奶奶肺栓塞轉腦梗,從原本一個精明的老太太一夜之間突然失去了意識、失去了語言的能力,半身不遂躺在病床上。十一月底,我深愛著的妻子,《光之子》中的木子,《為了你我愿意熱愛整個世界》中的李木子,查出乳腺癌,而且是最嚴重的三陰型乳腺癌。

對我來說,這是天塌地陷一般。我拼盡全力,才讓自己能夠勇敢的去面對。奶奶的半身不遂已經不可逆轉,但在我的印象中,乳腺癌是可以治愈的。帶著老婆,在北京最好的醫院第一時間做了手術。切除了腫瘤。

那段時間我的生活很黑暗,連續兩周,每天瘦一斤。從八十五公斤掉到了七十八公斤體重。

直到有一天,當我的雙手放在鍵盤上,沉浸在故事的世界中,才能讓我暫時脫離痛苦。也知道那時,我才知道,我是這么的熱愛寫作。十四年的堅持,都是因為這份熱愛而來。

手術很成功,之后妻子化療四次,一切似乎都已經過去了,而我也覺得,我似乎可以否極泰來了。一六年初,終于開始了龍王傳說。

在那個時候,其實今天你們看到的這個結尾,我就已經想好了。

無論是最后的永凍冰封,還是斗羅大陸四的簡介一萬年后、冰化了,都在那個時候就已經構思完成。

作家的故事,一定會受到生活上的影響,我也是。所以才有了我的第二部都市《擁抱謊言擁抱你》和龍王的悲劇結尾。

但是,我相信風雨之后一定會見彩虹,所以,在我的悲劇結束時,我都會留有希望,也終將把這份希望帶回來。所以才有了今年即將出版的《擁抱謊言擁抱你》姐妹篇《曾經江楠今安在》,才會有未來的斗羅四。

只是,在那個時候,我真的萬萬沒有想到,我的磨難竟然還只是剛剛開始。一切都還沒有結束。

坦白說,寫到這里,我突然不想寫下去了,因為我真的不愿意回憶這兩年多來經歷的一切。可是,我停頓了許久之后,還是決定寫出來。因為我想告訴你們,我并不是因為懶惰而減少了寫作量,而是真的因為,太苦了,我的心太苦了。同時我要因此而由衷的感謝你們,如果不是因為惦念著你們,別說寫書,或許早在那最痛苦的時候,我已經跳下天臺。是你們讓我有勇氣活下來,有勇氣繼續寫下去,是你們讓我做到了遇到事,依舊勇往直前。就像墨藍對唐舞麟說的,勇敢!

勇敢!多么簡單的兩個字啊!可是,這兩個字,我直到三十七歲才真正明白其中蘊含著怎樣的含義,又蘊含著怎樣強大的力量。

二零一六年,我漸漸緩了過來,龍王成績斐然,得到了大家的支持,輝煌再次向我招手,亦如重建的史萊克新城。

我內心的鋒銳重新磨礪而出,信心十足、努力向前。我意氣風發,不只是想要做一名作家,甚至野心勃勃的想要成為上市公司的老板。

一年來,披荊斬棘,勇往直前。一切向好。

直到十二月,直到那一天。

木子手術后的第二次復查。

淋巴多發性轉移、胸骨轉移、肝轉移。

我問醫生,肝轉移能治么?

醫生說,三陰乳腺癌,沒有靶向藥,只能化療,肝轉移,平均,一年半……

一年半……、一年半……

天塌地陷!

我體會到了什么叫做躺在床上,淚水橫流。

我是一個摩羯座,內心并不強大的摩羯座,外表的堅強都是為了掩飾內心的脆弱。

我是一名多愁善感的作家,我擅長于聯想與構思,擅長創造與思索。

可是,在這一刻,這所有的一切都成為了我的缺陷,因為,在那時、那刻,我內心中聯想到的,都是如果她離開,我會怎樣。我發現,如果她離開,我將沒有我自己。

她十六歲做我的女友,那時,我十八歲。一路走來,二十年了。我知道,我不可能再向愛她那樣再愛上任何一個女人,因為,我沒辦法重活。不可能再有人能夠像她那樣,陪我走過少年、青年、中年,這人生中最重要的二十年。

她有點笨,也有點傻,沒什么本事,甚至生活能力都不強,離了我,我都覺得她沒法在社會上生存。

可我就是愛她。就像唐舞麟為了古月娜可以付出生命一樣,我也可以!如果能用我的命換她的,我愿意啊!

可是,上天能給我這樣的機會么?我們終究生活在現實世界中,而不是玄幻里。我終究沒有雅莉的治療術,也沒有復活的本事。

我該怎么辦?那時候我就問自己,我該怎么辦。一年半,留給我的,很可能只有一年半的時間了。

而在那個時候,糖糖七歲半,麟麟才只有四歲半。

我曾經在一章龍王的網絡更新中寫過,對我來說,這段時間真的是太難了。但我沒有說是因為什么,因為我不想把痛苦也帶給你們。我想要通過傳遞給你們的是快樂而不是痛苦。

在那時,我能做什么?我能做的,就只有咬緊牙關,尋找救她的方法啊!只要能救她,哪怕傾家蕩產我也愿意。為此,我甚至無所不用其極。

從那時候開始,我開始每天給西藏的寺廟捐錢,努力去做“日行一善”這四個字。

從那時候開始,我開始初一、十五吃素,開始每個月農歷十五放生兩萬條生命。

為貧困山區,我捐了十輛救護車。

為貧困山區,我捐助兩所學校。

只要在朋友圈看到誰需要幫助,我都立刻捐款捐物。

我請活佛為她念經祈福。我請上師為她火供超度冤情債主。

我顧不上去問問她的治療醫院,她這么嚴重的高危情況,半年才復查一次,腫瘤醫院都是三個月就復查,以至于轉移到肝臟,也顧不得去怪她的主治醫生為什么連她的情況都不了解。

那時候,我只是希望能夠找到一個救她的辦法。

那時候的我,心已經亂了,我在第一時間聯系了美國和日本的中介,試圖尋找全世界最好的醫院去為她治療。可是,問了一圈下來,她這種類型,哪怕是在美國和日本,也沒有更好的藥物,只能化療。萌妃當道:征服殺手妻

日本更近,我帶她去了。日本醫生對我說,她這種情況,在日本平均能活三年。

三年比一年半,多一年半。這樣簡單的數學在那個時候對我來說卻是一份驚喜。哪怕是多活一天,我也愿意不辭辛勞啊!

于是,在一七年的一月,我帶著她遠渡重洋,去了日本,在東京的一家醫院開始治療。

也是從那個時候開始,我才知道,人生最大的痛苦是分別。

在日本二十天,回國十天。這是我們在去年大部分時間的生活狀態。

可是,在這種狀態下,每一次的離開,都要和父母分別,都要和孩子們分別啊!

每次臨走前,岳母摟著我們泣不成聲的樣子,我怎能不心如刀割?

麟麟還小,還不太懂事。可糖糖已經大了些,已經明白了一些。

我至今還清楚的記得,有一次,我們在去日本的前夜,糖糖說什么都不肯睡覺。我甚至有些生氣,質問她,為什么不肯睡?

糖糖當時的一句話,至今想起,依舊會讓我淚流滿面。她對我說她怕第二天早上醒來就見不到媽媽了。

那一夜,我和老婆,抱頭痛哭。

我們答應糖糖,第二天早上,趕早班機之前,一定叫醒她。而那個時間,在五點半。

而第二天早上,糖糖雙眼紅腫著,四點半就自己醒了過來,一直哭著送我們走。

這就是分別,而這樣的分別,我們整整經歷了十個月,經歷了無數次。

而這樣的我,能繼續讓龍王不斷更,我都不知道自己是怎么過來的……

化療,紫杉醇,三個月,第一次復查。肝臟上病灶小了五分之三,大好消息。我大喜過望。帶老婆去歐洲旅游,那時候的我,只是想著要少留遺憾,只要她身體狀況允許,我就帶她去那些沒去過的地方,給她一切都是最好的。

化療,紫杉醇,六個月,耐藥。肝上病灶從一個變成五個。我站在日本租住公寓的三十八層陽臺,第一次想要一躍而下。

郎永淳對我說過,兄弟,咱們遇到事、不怕事。這句話給了我莫大的勇氣。可是,在那一刻,我想到的只是解脫。是糖糖打來的視頻,讓我咬緊牙關走了回來。

八月份,換藥艾日布林,這個藥很貴,國內還沒有。兩個月復查,大部分病灶再次消失,大喜。帶老婆和糖糖、麟麟去了馬爾代夫。那時候,我也不知道未來會如何,只想帶她好好玩玩。

十月,艾日布林第二次復查,耐藥,肝上彌漫性病灶大面積覆蓋,轉氨酶高十倍。腫脹的肝臟頂住胃部,讓她有了不適。

我第二次站在了三十八層的天臺,那時候我感到的是,絕望!

日本醫生對我們說,在日本,是不可能給我們使用試驗藥的。繼續下去,可能只能用安慰劑。已經沒有幾種藥物可以用了。建議我們回國去治療。

日本是個嚴謹的國家,也可以說是死板,我們終究只是外國人,終究是二等公民,不,我們連公民都不是。只是有能力支付現金的外人。

兩次的過山車,讓我心力交瘁。在第一次想從天臺上跳下的時候,我的手臂上長了脂肪瘤,第二次的時候,體檢查出多發性膽囊息肉,還有一個大一點的,說疑似腫瘤。直到后來做了ct,說應該不是。

回國,我開始聯系美國,帶著全家都辦了美國的簽證。美國不像日本,它有著最先進的科技,但也有著最遠的距離。

當時我完全不知道,如果我們去了美國,是否還能活著回來。

可是,時間不等人。

而就在這個時候,十一月,在病榻上纏綿兩年,只能用鼻管為生的奶奶,走了。

身為長孫,我怎能不送奶奶離去?在送葬的那天,我想奶奶祈禱。奶奶您受苦了,而身為孫子的我,因為帶妻子在國外看病,看望您的次數少了,我對不起您。可是,為了您的重孫子、重孫女,請保佑您的孫媳婦吧,孩子不能沒有媽媽。

當天,接到暫時的好消息,新換的化療藥卡培他濱有效,妻子情況暫時穩定住了,肝臟轉氨酶指標下降了一些。給我們爭取到了時間。

而也就在那個時候,讓我遇到了人生中的貴人,y博士。

他是一位美籍科學家,曾經在美國最大的藥廠做亞洲區研發總監,他是我所認識的人之中,擁有學位最多的。他是中國第一個在世界性權威醫學雜志發表論文的。

是一位好朋友介紹了他給我認識。y博士是多年前為了我國的癌癥研究而回國的。回來一邊做研究,一邊在醫學院當教授,帶研究生。他研究的一種癌癥疫苗,是當今世界上最先進的治療腫瘤方向,免疫類治療。

當時的我,已經是病急亂投醫,只要是有可能有效的,我都想要帶老婆試試。

于是,我們找到了他,他詢問了情況之后,告訴我,他的研究是實驗性的。按照目前國際最先進的理念,免疫療法還是有機會的。

但是,針對于我老婆的類型,還沒有任何被批準的免疫類藥物。

y博士幫我分析了美國的一些實驗性藥物治療方式,在綜合了他的意見和美國中介給予的意見情況,我們最終決定,留在國內治療。因為哪怕去美國,也沒有更好的治療方法。而留在國內,我們也可以使用一些從美國采購回來的藥物。而且,至少不用再分別。

我們選了一家私立醫院,在c博士作為主治醫化療的同時,嘗試了免疫類治療。

兩個月復查,病灶減少百分之九十。

當時這個結果,連私立醫院主治醫的c博士都覺得不可思議,我們也同樣如此。

可是,坐過了太多的過山車,我們已經不敢相信這一切,唯恐下一次的復查就重蹈覆轍。

又兩個月。病灶再次減少百分之五,整體也只剩下從日本回來時候的百分之五。可是,并沒有像y博士說的那樣,有治愈的可能。

再兩個月,也就是今年的五月。第三次復查。肝臟上病灶全部消失……

在那一刻,我忍不住撲上去,緊緊的抱住了我的岳母,抱頭痛哭。

從復發到肝臟上病灶全部消失,經歷了正好是一年半,也就是當初主治醫說的平均存活時間。

雖然后來查出胸椎可能還有病灶,可至少肝臟上病灶消失了。就意味著她能活的更久。

對我們來說,妻子每多活一天都是賺的,她是那么的勇敢,哪怕是在日本主治醫當面對她說,可能明年的今天我就見不到你的時候,她依舊沒有怯懦。唯有在提起孩子的時候才會流下淚水。

我簡化了許多這一年半來發生的事情。而這一年半,我往返了日本十次,兩次站上天臺,陪她先后去了日本、法國、瑞士、馬爾代夫、普吉島、香港、澳門。

也是在這一年半,我成為了中宣部評選出的全國四個一批人才,成為了中國作協主席團委員,成為了網絡作家第一位全國政協委員。

更是在這一年半,我寫完了龍王傳說。全部,二十八本。

在完稿的那一刻,我首先想要對你們說的是,我很勇敢。真的,我終于可以說,自己是一個勇敢的男人了。

盡管,一年半以來,我的兩鬢已經滿是白發。

我成長了、我也老了。但我可以驕傲的說一聲,唐家三少,依舊沒有斷更。

在承受了如此之多中年危機的情況下,再把老婆從死亡線上至少是暫時拉回來的情況下,我還沒斷更。

只是勇敢么?不!更重要的是因為你們。

妻子是我的家人,你們也是。那時候,在最艱難的時刻,支持我寫下去的動力,就是因為我會想到,我不能為了一個家人而放棄了整個家庭。

所以,我扛過來了。我深信,咱們唐門只要有我,就有榮耀,就有光榮。我們就是最強大的,我們就是整個網絡文學界的第一!

只要我還在寫,就沒有人能超越我們!

因為有你們與我同在,因為你們愛我,所以,我會寫下去。所以,哪怕是永凍冰封,也不能阻止斗羅的延續!

不知不覺寫了這么多。你們的小唐、你們的三哥,真的經歷了太多、太多。

真的好難啊!

就像古月娜的痛苦,就像唐舞麟的痛苦。

你們看到他們的苦,都來自于我心中。

我只是希望,真的會有否極泰來。一切的悲傷與痛苦都會離開。留給我們的,只有美好。

最后,說說接下來我們唐門即將發生的幾件大事。

第一,斗羅大陸動畫第一季在騰訊視頻將播出到七月結束,第二季將會在十二月一日播出,我們爭取做到,從第二季開始就一直播下去,每周一集,直到結束。絕不做有生之年系列……

第二,斗羅大陸真人版電視劇將會在今年開拍,我們會選一位超級超級帥的唐三哦!

第三,《為了你我愿意熱愛整個世界》的電視劇,已經在愛奇藝和大家見面。這個故事,寫的就是我和木子之間的,寫的就是我自己的經歷。羅晉演我,鄭爽演木子。我很喜歡他們。

第四,龍王之后,馬上和大家見面的新書會是《斗羅大陸外傳唐門英雄傳》,會有我十二部作品的主角,會讓你們,熱!血!沸!騰!

第五,都市情感系列,《擁抱謊言擁抱你》的姐妹篇《曾經江楠今安在》紙質書會在十月左右和大家見面。

第六,我全新創造出的超級世界觀,在龍王之中也提到過的法藍世界將會推出,最終定名為《神瀾奇域》,這個系列,會在斗羅大陸四之后一直寫下去,會是一個比斗羅更加龐大的系列。首先創作的會是七部中篇作品,也就是神瀾奇域的七神珠系列,第一部將要在今年和大家見面的,就叫做《神瀾奇域無雙珠》。還記得嗎?我在微博上答應過大家,為大家寫一部雙男主,這就是了。無雙有對、同等本命的無雙珠。神鬼莫測六大域、波瀾壯闊七色海,十三大種族將帶給你們的是無限精彩與絢爛。預計全三冊!

第七,最后,《斗羅大陸四終極斗羅》最快將會在今年年底之前和大家見面。且容我緩一緩,好好理一理思路。這也將是我們斗羅系列的最后一部!至少為大家再寫三十本!將咱們斗羅大陸系列湊夠一百本整!我希望,未來就算能夠超越,也只有我自己的《神瀾奇域》系列才能超越。所以,再提醒大家一下,千萬不要錯過《神瀾奇域無雙珠》哦,那將會是我全力以赴的作品,大系列的第一個,絕對精彩!

后記寫到這里,也該是結束的時候了,可我還是有些舍不得,因為龍王結束了。這是我歷史上寫的最艱難的一部作品,也是耗時最長的一部作品。

但一切終究要有結束,結束意味著新的開始。祈禱那份否極泰來的到來。

《大龜甲師》確實是實體書已經出版了,網絡比實體晚了,我承認。但是,我最近真的沒辦法,因為,木子又復發了,而且比上次復發更嚴重,肝臟上有大部分病灶。我剛剛從美國找了一種臨床試驗藥在給她用。每天看著化驗單上的指標飆升,每天深受刺激。我最近的狀態前所未有的差。我現在只能祈禱,這次的試驗藥能有效,能再給我一次重生的機會。

大龜甲師計劃會連載三個多月的時間,然后在網上連載唐門英雄傳,再之后是斗羅四。我也不知道斗羅四能否順利開啟,因為我不知道那時候我的木子是什么狀況。下周一,木子復查新藥效果,今天,我放生十萬條生命為她祈福。請大家給我點時間,真的太難了,這兩年我真的過得不好。但我真的想要繼續寫下去,用最好的狀態寫下我們斗羅大陸系列最后一部終極斗羅。如果可以,請大家為木子祈禱吧。只求她再多陪我幾年。跪謝了,唐門的兄弟姐妹們。

最后的最后,再次感謝這兩年多來大家不遺余力的支持,感謝大家對小唐的厚愛,我也深深的愛著你們,是這份愛,讓我能夠堅持下來。請大家為我和妻子祈禱,我努力多為你們寫幾年,如果可能,希望是一輩子。

最后的最后的最后,再說一遍,斗羅大陸四終極斗羅簡介:一萬年后,冰化了。再加一句,主角會換哦!換成一個,蛋生的孩子!而現在,請大家多多支持《大龜甲師》吧。大龜甲師的電視劇已經開始籌備,不久后將會和大家見面。


上一章章節目錄 → 沒有了
平特四连肖多少倍